Scarlett与猎鹿帽

蜘蛛侠/福尔摩斯探案集/X战警/神秘博士/丁丁历险记/复仇者联盟/喵

《All About Magic》短评——魔法是苦痛中的金色救赎

·
@slash-cat 感谢原作者给了我们这么美好的故事。

·

首先,贸然献评,大声赞美太太。

很早就哭着点了这篇的小心心,有写评这个非分之想很久了——笔力不足,未遂。

于是昨日二刷,又攒了一心窝窝的难受劲,趁热乎赶紧对太太进行声讨——

“太太我喜欢你!”

哦,作为一则看上去正儿八经的短评,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之所以在太太的一众好文章里挑了本篇,除去这是一篇给我带来久违感动的老版绿虫外,最重要的,是那种黏在字里行间的细腻情感。我太喜欢这种感觉了。

文字处理细致,情感把控精准。每一段对话,每一句描写,都有一种恰到好处的情绪胶着着作为依托。开头Jack被困时见到的Spidey“整只都是灰色的”“看上去比想象的要小得多”。Jack风流,玩世不恭,他没有Peter那样的使命感,就算是揭穿了伪善金融巨头的黑幕,更多的还是身为魔术师想要被人记住的那种追求。可Jack也崇拜蜘蛛侠,只是刚开始他无法深刻体会到Peter的痛苦。在年轻魔术师的印象里——

一个城市英雄是不会这么小的。

英雄像伟大的魔术师一样,他们带来奇迹,只是他们不需要障眼法,这大概是两人会面前Jack的感受。直到他真的接近了Peter,才知道城市英雄的障眼法其实是把痛苦都埋在心里的。

只是失去了Harry的Peter已经掩藏不了他内心的空洞无力,才让Jack看到了他的灰色——或者说,正巧是Jack看见了他的灰色,才可能在最后带给他一点点安慰。这点色彩对于这时候的Peter Parker而言,已经是个奇迹。

他们笑起来那么像,Peter只能痛苦的自欺欺人——“Jack笑起来太孩子气了,他们一点也不像”。

他接受不了,正如他没法面对属于Harry的“那块冷冰冰的石头”。

更何况Jack从开始就一直想要带给他一点色彩,和当年的Harry一样。

可他们再像也依旧不会一样。那年的Harry已经停驻进岁月,而就算Jack拥有魔法,就算是魔法让一个那么像Harry的人在和Peter相遇,也补不了Peter心中那块永远缺失的荒芜。

因为他真的深爱着Harry Osborn。

这个设定,直戳我心←

Jack Wilder顶着一张好看的脸追妹子好手一把,可是当他用小把戏追Peter简直就是遇到了无底洞——废话这么好的小人妻是想追到手就追得到手的嘛?

更何况是已经成为未亡人的蜘蛛侠。

纸牌鸽子玫瑰花瓣,甚至帮着Peter抵抗实力黑粉JJJ。他想要让他心中的英雄成为他原本希望的期待的那个样子,他想让Peter开心一点。这是他隐于顽皮把戏后身为魔术师的职责。所以他才会说——

“你从没想过自己值得更好的,是吗?”

谈何容易,那个他赶不及去救的小绿魔于蜘蛛侠而言无可替代。

Peter没有力气给活力无限的年轻人解释这些,他解释不清楚,可Jack大约是看的出来的。

所以他的态度才会由难以理解的“天……Peter Parker……”到了然于胸的“你需要倾诉”。而促成Jack转变的却是Peter对Harry抑制不住的怀恋。

……扎心,我需要缓一缓。

Jack所期盼看到的蜘蛛侠的身份已经作为阴影永远缠住了Peter的一部分,而那些最甜蜜的时光已经随着恋人在Peter心里永远的死掉了。

可是Jack确实带给了他一种安慰与解脱,夜晚他不再梦魇相随,也明白即使存在魔法,他的Harry也不会回来。

哪怕这只能让Peter安心一点点,他已经满足。

可是Jack执着的想要给他的世界带来一点色彩,因为他越来越懂得他的英雄的痛苦,因为他是Peter眼中“了不起的魔术师”。

所以我们有了一个情理之中最好的结局,一场盛大的近乎魔法的表演,和让Peter重新呼吸的生机与力量。

所有人都要向前走,未来还有那么长,只是Peter Parker终于不用仅仅存活于Harry死亡的阴影里,Jack给了他一抹金色的救赎。

·
———— E N D ————
·
功力不足,还有很多想说的表达不出来
文笔拙劣,望太太不要嫌弃【哭唧唧】
谢谢太太给了我们这么好吃的粮【咂巴嘴】
再次给太太笔芯芯❤
·
占tag致歉
·

【终极蜘蛛侠】绿虫绿三十篇[Part Ⅰ ]

*Harry×Peter/Peter×Harry均有,文前以[  ]注明攻受
*饿急产物
*手动艾特自家贼可爱的小软受 @今天也飙车到忘我的vickie
*祝阅读愉快

·
Adventure(冒险)[绿虫]
·
“所以……”Peter摘下面罩不敢抬眼,用一头还没来得及整理的棕发对着自己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Harry Osborn。

——或者说暗恋对象。

这也是平时能说会道停不下来的纽约好邻居此刻低着头支支吾吾的原因。

“所以什么?”Osborn家的大少爷已经从“那个被爹挂在嘴边天天搞事和收拾搞事的蜘蛛侠居然是自己挚友”的震惊中缓过神来,现在正凭着身高优势用那双迷人的翡翠色眼睛注视着Peter蓬乱棕发间的小小发旋。

他觉得自己不该是这种反应。但眼前穿着紧身制服的年轻英雄在向他坦白一切之后,Harry的心情居然出奇的好。句末语气上扬,带着Peter紧张到手心冒汗的心情也放松下来。

“所以,”经历过刀山火海方才从围追堵截中从容脱身的蜘蛛侠鼓足勇气——

“你……你愿意陪我一起……”
“面对今后一切危险吗?”

Harry愣了一下,看着面前男孩的泛红耳尖笑出了声。

“荣幸之至。从今以后,这就是两个人的冒险故事了。”

神盾小队躲在墙后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悄悄探出四个脑袋,替队友急个半死。

·
Angst(焦虑) [虫绿]
·
星期五晚上九点。

Peter还没有来。

Harry在顶层公寓里来回踱步,他的手机正安静的放在兜里,他甚至能感受到机身的热量,可是铃声却迟迟不肯响起。

电影马拉松之夜,蜘蛛侠的提前夜巡早在一个小时之前就该完成,他的队友会接他的班。神盾局并没有通知他Peter今天有什么任务,现在他们应该窝在沙发里享受两个人的时光,而不是一个焦头烂额另一个音信全无。

又是半个小时。

上帝保佑,他已经准备通知神盾局了。

Harry焦躁不安,他为Peter研磨的咖啡已经凉透,装在精致的杯子里沉默无言。

他撇了一眼表,掏出手机,在给Fury发出搜救消息之前开始给蜘蛛侠打第二十一通电话。

“您好,请问您找纽约好邻居有什么事吗?”

Harry转头,他的Peter正倒着趴在落地窗外,抬手掀起一半面罩对他露出一个温暖的笑。

“你去哪了?”

“有一个蹦蹦跳跳的法国小偷……”小蜘蛛的声音开始有点急,“Harry你先让我进去,我慢慢给你讲。”

大少爷站在窗边对他翻白眼:“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Peter从紧身靴筒里掏出一个碎了屏的手机,眨眨眼一脸委屈。

“在外面趴着吧,讲不完你今晚的英雄事迹就别进来。”

·
Crackfic(片段)[绿虫]
·
又一次,Harry打开储物柜的门,对里面的Peter伸出手,带他背对Flash的一脸气急扬长而去。

又一次,Harry等在学校窗边,在铃声响起的一瞬间为迟到的Peter留好可以翻进来的窗户入口。

又一次,Harry在下雨天里放弃撑伞,和Peter一起冲进那辆等候在学校门外的加长私家车,给予对方一个湿漉漉的笑容和拥抱。

又一次,Harry为了Peter留在危险区域,在枪林弹雨中把后背交给对方。

这些片段拼成完整的Peter Parker,蜘蛛侠的一生也算是幸福。

·
Crime(背德) [虫绿]
·
这可不对。

蜘蛛侠被甩在地上伤痕累累,他不想还手。

毒液特工依然昏迷,与神盾局和三飞饰的联系被切断,他没有后援。

他最重要的人呢?

Peter忍着剧痛,脑袋里有那么一瞬空白,他觉得自己肋骨大概是断了。

一根还是两根?他不清楚。反正都是疼的要命,他几乎呼吸不了,也没力气再查。

白色粘稠的反毒液一步步逼近,可他依然不想还手。

“我知道你在里面……”蜘蛛侠呼出一口气,带着唇齿磕破的血腥味。他快撑不下去了。

“Harry,你听得到吗?”
“我知道你在里面。”

反毒液停住了动作,蜘蛛与生俱来的恢复能力让Peter有了喘息的空间。他在面罩下绽出一个笑容,他清楚自己快赢了。

他有信心,因为他知道Harry都听得到。

·
Crossover(混合同人)[无差]
·

四个蜘蛛侠齐聚一堂,面面相觑。

五分钟以后,四位Peter滔滔不绝,打成一团。

蓝眸红唇的温柔大哥常常一语中的,斑比眼睛喜欢逗着他们咯咯直笑,最小的小蜘蛛阳光可爱,尤其话多。

毕竟你不能指望四个嘴炮待在一起寂默无声的场面。

除了Peter告诉他们自己和Harry已经在一起之后。

·
Death(死亡 )[虫绿]
·
An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
死亡也并非是所向披靡。
                                  ——Dylan Thomas

Peter站在巨大的玻璃器皿前一语不发,他的小队也沉默站在他身后。

Harry浸泡在里面悬浮,白色共生体吸食着他的意识与活力。

Peter安慰自己说这不是福尔马林,不是不是不是,Harry好好的。

现在,以后,将来,都好好的。

液体里的男孩无法回答,Peter就站在他面前想了很多。他觉得自己都说出来了,可是没有。

他想说的还有很多,他是怕来不及。

小队成员手腕上的联络电话同时振动,Danny拍拍队友的肩说交给我们。

Peter愣了半天才点点头,听见他们挨个缓慢离开的脚步声——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第五个是Fury。

“现在有任务,你该走了。”

纽约好邻居只是抬头看了局长一眼:“我不能。”

“我没在跟你说话,孩子。我在通知蜘蛛侠。”

Peter Parker不能失去Harry Osborn,而失去了爱国者的蜘蛛侠却必须孤军奋战。

不管有没有Harry有没有本叔,纽约都需要他。

Though lovers be lost love shall not;
尽管情人会失去,爱情却永生;

An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
死亡也井非是所向披靡。

·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虫绿]
·
Miles告诉Peter:“你已经去世了。”

Peter看着镌刻自己名字的墓碑:“那Harry怎么办呢?”

对失去了父亲又失去爱人的Harry Osborn的想象让Peter在心里发誓要好好活着。

尽管下一秒他就奋不顾身的投入了战斗。

·
Fantasy(幻想)[绿虫]
·
Harry幻想这一刻很久了。

他站在大厦顶层的天台,风撩起他的衣角。纽约华灯初上,显耀的标牌霓虹和金色的车流。他感觉世界在他的脚下俯首称臣。

而Peter Parker,他的心上人,现在就站在他面前。他们挨得很近,他看见他的Pete额前微长的蜜棕发丝因为他低头的动作颤巍巍的,半掩住好看的蔚蓝眼睛。

有细碎星辰掺杂着未逝的金橙晚霞映入他的瞳孔,闪烁如海洋跃动的微光。

这样美好的他的Pete,用这样一双好看的要命的眼睛注视着他。

还有什么比这更让Osborn少爷渴求的吗?

当然,这个时候需要一些情话。Harry想着,欣喜的发现Peter像是看破他内心一般的开了口——

“Harry,我是来帮你补课的。如果你再以上天台看风景这种理由把我拉上来不写作业,下次考试你就等死吧。”

·
Fetish(恋物癖 )[绿虫]
·
有的时候Harry真是烦透了Peter的面罩。

就是因为这个,他没能认出来自己最重要的人——这让他挫败万分。Sam总是笑他“蛛网头”,而纽约客们则不知道每天保护他们的面罩下是怎样一张可爱的脸。

哦,最后这条还算是优点。不然Harry的情敌又要呈几何倍数增长,尽管现在,他已经无意识的树敌众多。

大少爷敢想就敢做,所以他问摘下蜘蛛
面罩的Peter:“你对这个滑稽的头套有什么执念?”

Peter不明所以眨眨眼:“不,只是它能保护你们不受老章鱼和九头蛇的骚扰……你不喜欢它吗Harry?”

Harry皱皱鼻尖。

“但我可以考虑改良一下,”纯真善良的小蜘蛛看出男友为难急急开口,“神盾局有的是好材料。你知道的,并不费什么事——”

“不用了。”Harry的目光始终盯着Peter的脸。很明显,心系纽约人民的好邻居没能明白他的意思,不过这不重要,“这样挺好。纽约真正需要的是面具下的蜘蛛侠,况且——”他拖长了尾音凑近已经有点脸红的小蜘蛛,“这一点也不影响我爱你。”

他满意地看见了柔软的蜜棕发梢下红透的耳尖。

Harry爱着Peter,蜘蛛侠爱着他的蜘蛛面具。

但Harry知道自己稳操胜券。

·
First Time(第一次)[虫绿]
·
Peter第一次把Harry从最初四人组手中救下的时候,心情其实复杂的要命。

彼时的Peter Parker还在隐藏身份,在Harry眼里和蜘蛛侠八竿子打不着。而这位大少爷躺在他怀里双眸紧闭,刚解决完四人组还没来得及换掉蜘蛛服的Peter抚着他俊朗的脸大声喊他的名字。

“这都是我的错!”Peter懊恼又自责的低头,注视着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人。如果不是自己,四人组也不会追踪到中城高中,Harry更不会因此在他眼皮底下受伤。

可他从来没有离Harry那么近过,这多奇妙啊!Harry蓬卷的柔软发梢,Harry身上特有的好闻味道,Harry白皙的脸颊和微颤的金棕睫毛,以及那双温润如玉的翡翠色眸子——

“哦,”Peter隔着面罩揉着被对方揍红的左脸颊想,“他醒了。”

·
·
——To Be Continued——
·

【三代蜘蛛侠】医治受伤弟弟的正确方法

·
*迎新年产物
*本文三兄弟为电影三代蜘蛛侠,以演员名称区分
*除三部曲绿虫外无cp定向
*祝食用愉快



·
彼得·托比·帕克现在不是很想说话。

他拿着药水和绷带,而他闹个不停的弟弟带着一身尘土趴在他原本干干净净的床铺上哼哼唧唧,其中还夹杂着两声雀跃的欢呼——托比打赌这只是因为对方的语速太快,他的弟弟们从来都学不会停下安静一会儿,哪怕就一会儿。

彼得·汤姆·帕克是真的累坏了,可他还是想说话——他没法把他的德国之行憋在肚子里,即使现在他背着一身伤,趴在他好脾气的大哥的干净床铺上只剩下嘴巴开合的力气。

“那可是复仇者啊!”汤姆挣扎着发出了进门以来托比听到的最清楚的一句话,“天啊我是说……你能想象吗托比?斯塔克先生!美国队长!真不敢相信!我以为我们只剩在街区之间荡来荡去的义务了!虽然我也喜欢夜巡,但这简直太酷了!”

托比站在旁边,那双原本温柔的蓝眼睛此时正注视着他的弟弟,毫无波澜。

可是汤姆已经激动到忘我,他把脸埋在托比的被子里,伸出床沿的双脚的抖动频率和语速追平。

“安德鲁一定会羡慕死的!”小小蜘蛛的声音嘟嘟囔囔,托比看见他的耳尖变成了淡粉色,“谁让他总嫌弃我给他添乱。”

“还帮你做完了你的小组作业。”蓝眼睛蜘蛛哥哥准确指出,“凭良心讲,汤姆,你这两天的作业到底是谁帮你搞定的?还有梅婶的盘问和夜巡……”

“这个我可以补上!”

“想得美。”

·

彼得·安德鲁·帕克用一只脚蹦哒进托比房间门的时候正巧赶上值班夜巡的话题。他干脆利落的把那只悬在半空的脚搭在被子上往汤姆脸前一放:“看见这是什么了吗?”

汤姆一脸绝望:“你三天没有好好洗的脚。”

安德鲁差点把那只肿成足球的脚往自己弟弟脸上蹬过去。

“今天本该是你的班!”他伸手拉过椅子一屁股坐下(托比的),维持着在柔软被子上伸直长腿的姿势好让自己受伤的脚好受一点。

“可我也是个伤员……”汤姆的语气有点委屈。安德鲁翻个白眼咬牙切齿,他知道这都是弟弟的套路,可他拒绝不了,更何况汤姆正顶着一身伤。而他呢?仅仅是因为收拾小蟊贼的时候被砸了脚。

“所以你别想在夜巡的问题上再跟我讨价还价,汤米。”托比坐在床边查看完小小蜘蛛的淤青,又伸手查看安德鲁的伤势。每当这种时候,他总是不由得想起他可爱的弟弟们小时候活蹦乱跳的样子。安德鲁喜欢滑板,汤姆就跟着他学,然后上蹿下跳。他喜欢看着他们笑着打成一团,然后跟在后面怕他们摔倒。

可是现在,托比把手搭在弟弟脚踝上时意识到,他没有办法跟他们一辈子。

他忽然感到一阵没来头的恐慌。而这不并是蜘蛛感应的错。

“托比?你怎么啦?托比?”安德鲁伸出疲惫的胳膊在大哥出神的脸前晃了晃。汤姆正一点一点挪动脑袋远离二哥的脚。

“这不公平!”最小的蜘蛛侠叫起来,“为什么你提醒托比用的是手,对我就要用生化武器呢!”

“你还小,不懂这种特殊的关爱。”

“托比——”

而他善解人意的大哥在听见自己名字响起之前有预警般的夺门而出,防止再次被夹在弟弟们之间进退两难。

于是安德鲁又把脚往汤姆乱成球的脑袋前凑了凑。

汤姆哼唧的声音仿佛只剩一口气了。

·

托比拿着绷带和药再次进房间的时候安德鲁正笑的开心,他头顶蓬乱的棕发正随着一阵“哈哈哈哈哈哈哈”颤巍巍的晃。

托比哥哥忽然心生怜悯,他想不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弟弟——他瞅了一眼要死不活的汤姆——们。

“我想我不需要药和绷带了托比。”汤姆生无可恋,“它们医不好我心灵的创伤,和安德鲁的脑子。”

“不是我没有脑子,我亲爱的弟弟。”安德鲁反驳,“是对付你根本不需要动脑子。”

托比冷漠的一转身:“看来你们都好了。”

“那只是汤米的一厢情愿!”安德鲁·帕克眨眨斑比眼睛尽量显得无辜,通常这招也是很好用的,但看在刚刚欺负完自家弟弟的份上,他根本忍不住笑,“我还等着来自兄弟温暖的关怀呢。”

“然后你就可以等着来自哈利的妒忌了。”

托比刚刚放下手里的药,伸出胳膊就给了汤姆一个爆栗。

“嘿为什么打我,我说错什么了吗托比!”

收回手的托比静静的思考了一下全过程:“哦抱歉,条件反射。”

小小蜘蛛无语凝噎,委屈的在床上蜷成个球。

哪怕他还有一点多余的力气,托比敢用哈利的飞行板打赌,他的小弟弟绝对会一边大喊着“No——托比你不爱我了”,一边在地板上蹦的像个跳跃者拜托克。

可汤姆没有。说真的,现在他只想好好睡一觉——没有闹钟,没有迟到,没有紧急事件的那种好觉,就这么简单。

好吧,如果他的大哥明天没有工作要忙(他们已经针对托比这种明明有了一个有钱男朋友依然要把自己变成一只忙到不停的陀螺的行为讨论很久了——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托比完胜),而他的二哥的左脚依然健全的话,这的确很简单。

“可是纽约的好邻居总是多灾多难。”安德鲁看着自己的脚和汤姆的脑袋叹口气总结。“不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谁知道呢?”

“我明天会请个假早点回来,”托比往汤姆背后擦了两下药,听见弟弟又哼唧了两声。

“别乱动,下一个就是安迪。”

汤姆团子不吭了,乖的像个宝宝。

“我在你心里的地位就剩下这些了?”安德鲁语气酸酸,“亏得我还给你买了街角那家披萨庆祝一下你的旅途顺利。”

“安德鲁!”汤姆蓦地抬起头,“天啊亲爱的哥哥我从来没有想过,哦不,从来都知道你这么心疼我……”

托比撇撇嘴角,把药盒往桌子上一放心里就开始盘算安德鲁怎么收场以及养了这么大到底还要不要这个没心没肺的弟弟。

“托比你怎么啦?”汤姆停下来歪头看着他,“我是说,你生安德鲁的气了吗?”

不,他当然没有。事实上托比在为安德鲁缠上绷带的时候又开始体会到了那种担忧——不单是弟弟们的智商——他们还太小,安德鲁才刚上大学,而汤姆才刚刚满十八岁,太年轻了,朝气蓬勃,活力无限。他不知道成为蜘蛛侠对他们而言到底值不值得。有了第一次受伤就会有第二次,有了一次生命危险,以后永远都不会停下来。于他而言,他这辈子都不希望看到他亲爱的弟弟们浑身是血的样子——他甚至不敢去想!他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哥哥,可他别无选择。他只能像现在这样为两个弟弟端汤送药,为他们收拾他们解决不了的烂摊子。

他不知道自己将来会不会因此悔恨终生,但最起码现在,纽约需要他们。

所以他开口:“是的,我生气了。并且需要一个披萨补偿。”

他知道安德鲁只是哄哄小弟,可他还是想看二弟手足无措下不来台的样子。

“你不能一个人吃独食!”汤姆抗议,他看上去精神极了。

安德鲁点点头附和:“兄弟情谊,托比!”

“你们还有脸提?”托比眨眨他的蓝眼睛,努力挽留自己作为大哥的最后尊严,“你们再这样合着伙的欺负我,我就搬出去找哈利住。马上。”

可是安德鲁看上去似乎心满意足,他伸手拿过自己的背包,顶着托比的目光麻利的从里面掏出一个披萨盒子:“来吧汤姆,一人一半。”

“你竟然真的买了披萨?!”

“不然呢?”安德鲁笑的欠揍,“现在我可是汤姆心中堪比钢铁侠的英雄。”

托比无话可说。特别是在他将要洗碗碟被子床单并熬夜修补三件蜘蛛服的时候。

——E N D——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显赫声名(一)

《丁丁历险记》同人
#啊终于要为童年男神写点不知道是啥的东西了#
#没有粮饿着慌#
#向埃尔热先生致敬#

·

“看看这鬼天气——”

紧接着就是玻璃杯碰撞在白色大理石地面的一声脆响,混在窗外的电闪雷鸣中间并不那么突兀,但足以让打碎它的老船长下意识耸肩抬高了双臂,骂骂咧咧。

而且手足无措。

“……又一个!真是活见鬼!”

Captain Haddock以他特有的,其他人也未必学的来的口气嘟哝不停,低头环顾四周。今天他是怎么啦?五分钟内,这已经是第二个了。

“Nestor!”他抬头,以那种很早之前使唤船员应对暴风雨来袭的音量粗暴的高声呼唤他忠诚的管家,“Nestor!快过来收拾一下这该死的……”

“轰隆——”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猛的止了声,然后以一种可爱的奇特姿势,笨拙、沉默而缓慢的旋转着,避开地面透明的玻璃碎渣。

“来吧老骨头。”他心想,“对!就是这样!就像那位有点老糊涂的教授的老套话——”

有那么一瞬间,Haddock忽然觉得年轻真是个好东西,接下来只要——

“再向西一点!”

·

“你的确应该学着克制自己,亲爱的朋友。”Tintin靠在詹姆士风格的沙发背上翻阅早报时忽然开口,从报纸后面露出的蓝眼睛比晨风拂过的日内瓦湖还要清澈。

“什么?我不……你怎么……”

“你的裤脚,恕我冒昧。”年轻的比利时男孩轻轻咧开嘴角,合上报纸放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盯着老船长沾满泥点和污迹的马靴和裤腿。

“你看,它看上去可是像在大声喊着你摔了一跤。我想你的左脚鞋尖新的磨损应该是因为生气踢到什么东西后才留下来的。”Tintin半倚在沙发扶手上托腮,带着他职业性的敏锐向好友指出,“你管用左脚。”

他的语调一如既往的轻快明朗,让对面的中年人又一次不由得为他感到骄傲。

“朝气蓬勃。”Captain Haddock盯着年轻记者几乎要融进晨光中的的金橙发色,搜肠刮肚想出了这么一个词。他觉得没有比这更适合他最好的朋友的词了——最起码在他看来是这样。可他并没有说出口。

于是一向聪慧的年轻记者对这种沉默感到疑惑且不安了。他困惑的眨眨眼,决定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

“抱歉船长,我不是故意……你知道,有时候我也忍不住我的好奇心。”男孩坐直了身子急切的解释,“况且,你知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以为你不会介意……”

“不介意!我当然不会介意!那些个没眼力头的,他们怎么会让你只做个记者?给那种小孩子家家才会看的玩意儿?”

男孩看上去似乎有些不理解,他皱皱眉头,看上去全身的肌肉都绷直了。

“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冲突,亲爱的船长。”他用那种一贯温和的腔调一字一顿的说,“我爱我的职业,这和你对大海有脱不开的关系一样。它适合我,我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工作了。我爱它!”

这下轮到老水手支支吾吾起来,他没想过这位彬彬有礼的孩子在这种问题上会这么认真,带着不可退却的坚持。况且,他指出了自己一直没有意识到却一直存在并引以为傲的,对于海洋与生俱来的归宿感。

老天爷!他还那么年轻!

于是他咳嗽了一下掩饰自己的难堪。那只猫嗖的一下从他的脚边窜过,紧接着是白雪惊天动地的追击。

“嘿!放过那个可怜的小家伙!白雪!”

——谢天谢地。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