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lett与猎鹿帽

蜘蛛侠/福尔摩斯探案集/X战警/神秘博士/丁丁历险记/复仇者联盟/喵
·
男朋友Tom Holland

【三代蜘蛛侠】医治受伤弟弟的正确方法

·
*迎新年产物
*本文三兄弟为电影三代蜘蛛侠,以演员名称区分
*除三部曲绿虫外无cp定向
*祝食用愉快



·
彼得·托比·帕克现在不是很想说话。

他拿着药水和绷带,而他闹个不停的弟弟带着一身尘土趴在他原本干干净净的床铺上哼哼唧唧,其中还夹杂着两声雀跃的欢呼——托比打赌这只是因为对方的语速太快,他的弟弟们从来都学不会停下安静一会儿,哪怕就一会儿。

彼得·汤姆·帕克是真的累坏了,可他还是想说话——他没法把他的德国之行憋在肚子里,即使现在他背着一身伤,趴在他好脾气的大哥的干净床铺上只剩下嘴巴开合的力气。

“那可是复仇者啊!”汤姆挣扎着发出了进门以来托比听到的最清楚的一句话,“天啊我是说……你能想象吗托比?斯塔克先生!美国队长!真不敢相信!我以为我们只剩在街区之间荡来荡去的义务了!虽然我也喜欢夜巡,但这简直太酷了!”

托比站在旁边,那双原本温柔的蓝眼睛此时正注视着他的弟弟,毫无波澜。

可是汤姆已经激动到忘我,他把脸埋在托比的被子里,伸出床沿的双脚的抖动频率和语速追平。

“安德鲁一定会羡慕死的!”小小蜘蛛的声音嘟嘟囔囔,托比看见他的耳尖变成了淡粉色,“谁让他总嫌弃我给他添乱。”

“还帮你做完了你的小组作业。”蓝眼睛蜘蛛哥哥准确指出,“凭良心讲,汤姆,你这两天的作业到底是谁帮你搞定的?还有梅婶的盘问和夜巡……”

“这个我可以补上!”

“想得美。”

·

彼得·安德鲁·帕克用一只脚蹦哒进托比房间门的时候正巧赶上值班夜巡的话题。他干脆利落的把那只悬在半空的脚搭在被子上往汤姆脸前一放:“看见这是什么了吗?”

汤姆一脸绝望:“你三天没有好好洗的脚。”

安德鲁差点把那只肿成足球的脚往自己弟弟脸上蹬过去。

“今天本该是你的班!”他伸手拉过椅子一屁股坐下(托比的),维持着在柔软被子上伸直长腿的姿势好让自己受伤的脚好受一点。

“可我也是个伤员……”汤姆的语气有点委屈。安德鲁翻个白眼咬牙切齿,他知道这都是弟弟的套路,可他拒绝不了,更何况汤姆正顶着一身伤。而他呢?仅仅是因为收拾小蟊贼的时候被砸了脚。

“所以你别想在夜巡的问题上再跟我讨价还价,汤米。”托比坐在床边查看完小小蜘蛛的淤青,又伸手查看安德鲁的伤势。每当这种时候,他总是不由得想起他可爱的弟弟们小时候活蹦乱跳的样子。安德鲁喜欢滑板,汤姆就跟着他学,然后上蹿下跳。他喜欢看着他们笑着打成一团,然后跟在后面怕他们摔倒。

可是现在,托比把手搭在弟弟脚踝上时意识到,他没有办法跟他们一辈子。

他忽然感到一阵没来头的恐慌。而这不并是蜘蛛感应的错。

“托比?你怎么啦?托比?”安德鲁伸出疲惫的胳膊在大哥出神的脸前晃了晃。汤姆正一点一点挪动脑袋远离二哥的脚。

“这不公平!”最小的蜘蛛侠叫起来,“为什么你提醒托比用的是手,对我就要用生化武器呢!”

“你还小,不懂这种特殊的关爱。”

“托比——”

而他善解人意的大哥在听见自己名字响起之前有预警般的夺门而出,防止再次被夹在弟弟们之间进退两难。

于是安德鲁又把脚往汤姆乱成球的脑袋前凑了凑。

汤姆哼唧的声音仿佛只剩一口气了。

·

托比拿着绷带和药再次进房间的时候安德鲁正笑的开心,他头顶蓬乱的棕发正随着一阵“哈哈哈哈哈哈哈”颤巍巍的晃。

托比哥哥忽然心生怜悯,他想不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弟弟——他瞅了一眼要死不活的汤姆——们。

“我想我不需要药和绷带了托比。”汤姆生无可恋,“它们医不好我心灵的创伤,和安德鲁的脑子。”

“不是我没有脑子,我亲爱的弟弟。”安德鲁反驳,“是对付你根本不需要动脑子。”

托比冷漠的一转身:“看来你们都好了。”

“那只是汤米的一厢情愿!”安德鲁·帕克眨眨斑比眼睛尽量显得无辜,通常这招也是很好用的,但看在刚刚欺负完自家弟弟的份上,他根本忍不住笑,“我还等着来自兄弟温暖的关怀呢。”

“然后你就可以等着来自哈利的妒忌了。”

托比刚刚放下手里的药,伸出胳膊就给了汤姆一个爆栗。

“嘿为什么打我,我说错什么了吗托比!”

收回手的托比静静的思考了一下全过程:“哦抱歉,条件反射。”

小小蜘蛛无语凝噎,委屈的在床上蜷成个球。

哪怕他还有一点多余的力气,托比敢用哈利的飞行板打赌,他的小弟弟绝对会一边大喊着“No——托比你不爱我了”,一边在地板上蹦的像个跳跃者拜托克。

可汤姆没有。说真的,现在他只想好好睡一觉——没有闹钟,没有迟到,没有紧急事件的那种好觉,就这么简单。

好吧,如果他的大哥明天没有工作要忙(他们已经针对托比这种明明有了一个有钱男朋友依然要把自己变成一只忙到不停的陀螺的行为讨论很久了——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托比完胜),而他的二哥的左脚依然健全的话,这的确很简单。

“可是纽约的好邻居总是多灾多难。”安德鲁看着自己的脚和汤姆的脑袋叹口气总结。“不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谁知道呢?”

“我明天会请个假早点回来,”托比往汤姆背后擦了两下药,听见弟弟又哼唧了两声。

“别乱动,下一个就是安迪。”

汤姆团子不吭了,乖的像个宝宝。

“我在你心里的地位就剩下这些了?”安德鲁语气酸酸,“亏得我还给你买了街角那家披萨庆祝一下你的旅途顺利。”

“安德鲁!”汤姆蓦地抬起头,“天啊亲爱的哥哥我从来没有想过,哦不,从来都知道你这么心疼我……”

托比撇撇嘴角,把药盒往桌子上一放心里就开始盘算安德鲁怎么收场以及养了这么大到底还要不要这个没心没肺的弟弟。

“托比你怎么啦?”汤姆停下来歪头看着他,“我是说,你生安德鲁的气了吗?”

不,他当然没有。事实上托比在为安德鲁缠上绷带的时候又开始体会到了那种担忧——不单是弟弟们的智商——他们还太小,安德鲁才刚上大学,而汤姆才刚刚满十八岁,太年轻了,朝气蓬勃,活力无限。他不知道成为蜘蛛侠对他们而言到底值不值得。有了第一次受伤就会有第二次,有了一次生命危险,以后永远都不会停下来。于他而言,他这辈子都不希望看到他亲爱的弟弟们浑身是血的样子——他甚至不敢去想!他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哥哥,可他别无选择。他只能像现在这样为两个弟弟端汤送药,为他们收拾他们解决不了的烂摊子。

他不知道自己将来会不会因此悔恨终生,但最起码现在,纽约需要他们。

所以他开口:“是的,我生气了。并且需要一个披萨补偿。”

他知道安德鲁只是哄哄小弟,可他还是想看二弟手足无措下不来台的样子。

“你不能一个人吃独食!”汤姆抗议,他看上去精神极了。

安德鲁点点头附和:“兄弟情谊,托比!”

“你们还有脸提?”托比眨眨他的蓝眼睛,努力挽留自己作为大哥的最后尊严,“你们再这样合着伙的欺负我,我就搬出去找哈利住。马上。”

可是安德鲁看上去似乎心满意足,他伸手拿过自己的背包,顶着托比的目光麻利的从里面掏出一个披萨盒子:“来吧汤姆,一人一半。”

“你竟然真的买了披萨?!”

“不然呢?”安德鲁笑的欠揍,“现在我可是汤姆心中堪比钢铁侠的英雄。”

托比无话可说。特别是在他将要洗碗碟被子床单并熬夜修补三件蜘蛛服的时候。

——E N D——


评论(11)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