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lett与猎鹿帽

蜘蛛侠/福尔摩斯探案集/X战警/神秘博士/丁丁历险记/复仇者联盟/喵
·
男朋友Tom Holland

【终极蜘蛛侠】绿虫绿三十篇[Part Ⅰ ]

*Harry×Peter/Peter×Harry均有,文前以[  ]注明攻受
*饿急产物
*手动艾特自家贼可爱的小软受 @今天也飙车到忘我的vickie
*祝阅读愉快

·
Adventure(冒险)[绿虫]
·
“所以……”Peter摘下面罩不敢抬眼,用一头还没来得及整理的棕发对着自己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Harry Osborn。

——或者说暗恋对象。

这也是平时能说会道停不下来的纽约好邻居此刻低着头支支吾吾的原因。

“所以什么?”Osborn家的大少爷已经从“那个被爹挂在嘴边天天搞事和收拾搞事的蜘蛛侠居然是自己挚友”的震惊中缓过神来,现在正凭着身高优势用那双迷人的翡翠色眼睛注视着Peter蓬乱棕发间的小小发旋。

他觉得自己不该是这种反应。但眼前穿着紧身制服的年轻英雄在向他坦白一切之后,Harry的心情居然出奇的好。句末语气上扬,带着Peter紧张到手心冒汗的心情也放松下来。

“所以,”经历过刀山火海方才从围追堵截中从容脱身的蜘蛛侠鼓足勇气——

“你……你愿意陪我一起……”
“面对今后一切危险吗?”

Harry愣了一下,看着面前男孩的泛红耳尖笑出了声。

“荣幸之至。从今以后,这就是两个人的冒险故事了。”

神盾小队躲在墙后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悄悄探出四个脑袋,替队友急个半死。

·
Angst(焦虑) [虫绿]
·
星期五晚上九点。

Peter还没有来。

Harry在顶层公寓里来回踱步,他的手机正安静的放在兜里,他甚至能感受到机身的热量,可是铃声却迟迟不肯响起。

电影马拉松之夜,蜘蛛侠的提前夜巡早在一个小时之前就该完成,他的队友会接他的班。神盾局并没有通知他Peter今天有什么任务,现在他们应该窝在沙发里享受两个人的时光,而不是一个焦头烂额另一个音信全无。

又是半个小时。

上帝保佑,他已经准备通知神盾局了。

Harry焦躁不安,他为Peter研磨的咖啡已经凉透,装在精致的杯子里沉默无言。

他撇了一眼表,掏出手机,在给Fury发出搜救消息之前开始给蜘蛛侠打第二十一通电话。

“您好,请问您找纽约好邻居有什么事吗?”

Harry转头,他的Peter正倒着趴在落地窗外,抬手掀起一半面罩对他露出一个温暖的笑。

“你去哪了?”

“有一个蹦蹦跳跳的法国小偷……”小蜘蛛的声音开始有点急,“Harry你先让我进去,我慢慢给你讲。”

大少爷站在窗边对他翻白眼:“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Peter从紧身靴筒里掏出一个碎了屏的手机,眨眨眼一脸委屈。

“在外面趴着吧,讲不完你今晚的英雄事迹就别进来。”

·
Crackfic(片段)[绿虫]
·
又一次,Harry打开储物柜的门,对里面的Peter伸出手,带他背对Flash的一脸气急扬长而去。

又一次,Harry等在学校窗边,在铃声响起的一瞬间为迟到的Peter留好可以翻进来的窗户入口。

又一次,Harry在下雨天里放弃撑伞,和Peter一起冲进那辆等候在学校门外的加长私家车,给予对方一个湿漉漉的笑容和拥抱。

又一次,Harry为了Peter留在危险区域,在枪林弹雨中把后背交给对方。

这些片段拼成完整的Peter Parker,蜘蛛侠的一生也算是幸福。

·
Crime(背德) [虫绿]
·
这可不对。

蜘蛛侠被甩在地上伤痕累累,他不想还手。

毒液特工依然昏迷,与神盾局和三飞饰的联系被切断,他没有后援。

他最重要的人呢?

Peter忍着剧痛,脑袋里有那么一瞬空白,他觉得自己肋骨大概是断了。

一根还是两根?他不清楚。反正都是疼的要命,他几乎呼吸不了,也没力气再查。

白色粘稠的反毒液一步步逼近,可他依然不想还手。

“我知道你在里面……”蜘蛛侠呼出一口气,带着唇齿磕破的血腥味。他快撑不下去了。

“Harry,你听得到吗?”
“我知道你在里面。”

反毒液停住了动作,蜘蛛与生俱来的恢复能力让Peter有了喘息的空间。他在面罩下绽出一个笑容,他清楚自己快赢了。

他有信心,因为他知道Harry都听得到。

·
Crossover(混合同人)[无差]
·

四个蜘蛛侠齐聚一堂,面面相觑。

五分钟以后,四位Peter滔滔不绝,打成一团。

蓝眸红唇的温柔大哥常常一语中的,斑比眼睛喜欢逗着他们咯咯直笑,最小的小蜘蛛阳光可爱,尤其话多。

毕竟你不能指望四个嘴炮待在一起寂默无声的场面。

除了Peter告诉他们自己和Harry已经在一起之后。

·
Death(死亡 )[虫绿]
·
An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
死亡也并非是所向披靡。
                                  ——Dylan Thomas

Peter站在巨大的玻璃器皿前一语不发,他的小队也沉默站在他身后。

Harry浸泡在里面悬浮,白色共生体吸食着他的意识与活力。

Peter安慰自己说这不是福尔马林,不是不是不是,Harry好好的。

现在,以后,将来,都好好的。

液体里的男孩无法回答,Peter就站在他面前想了很多。他觉得自己都说出来了,可是没有。

他想说的还有很多,他是怕来不及。

小队成员手腕上的联络电话同时振动,Danny拍拍队友的肩说交给我们。

Peter愣了半天才点点头,听见他们挨个缓慢离开的脚步声——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第五个是Fury。

“现在有任务,你该走了。”

纽约好邻居只是抬头看了局长一眼:“我不能。”

“我没在跟你说话,孩子。我在通知蜘蛛侠。”

Peter Parker不能失去Harry Osborn,而失去了爱国者的蜘蛛侠却必须孤军奋战。

不管有没有Harry有没有本叔,纽约都需要他。

Though lovers be lost love shall not;
尽管情人会失去,爱情却永生;

An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
死亡也井非是所向披靡。

·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虫绿]
·
Miles告诉Peter:“你已经去世了。”

Peter看着镌刻自己名字的墓碑:“那Harry怎么办呢?”

对失去了父亲又失去爱人的Harry Osborn的想象让Peter在心里发誓要好好活着。

尽管下一秒他就奋不顾身的投入了战斗。

·
Fantasy(幻想)[绿虫]
·
Harry幻想这一刻很久了。

他站在大厦顶层的天台,风撩起他的衣角。纽约华灯初上,显耀的标牌霓虹和金色的车流。他感觉世界在他的脚下俯首称臣。

而Peter Parker,他的心上人,现在就站在他面前。他们挨得很近,他看见他的Pete额前微长的蜜棕发丝因为他低头的动作颤巍巍的,半掩住好看的蔚蓝眼睛。

有细碎星辰掺杂着未逝的金橙晚霞映入他的瞳孔,闪烁如海洋跃动的微光。

这样美好的他的Pete,用这样一双好看的要命的眼睛注视着他。

还有什么比这更让Osborn少爷渴求的吗?

当然,这个时候需要一些情话。Harry想着,欣喜的发现Peter像是看破他内心一般的开了口——

“Harry,我是来帮你补课的。如果你再以上天台看风景这种理由把我拉上来不写作业,下次考试你就等死吧。”

·
Fetish(恋物癖 )[绿虫]
·
有的时候Harry真是烦透了Peter的面罩。

就是因为这个,他没能认出来自己最重要的人——这让他挫败万分。Sam总是笑他“蛛网头”,而纽约客们则不知道每天保护他们的面罩下是怎样一张可爱的脸。

哦,最后这条还算是优点。不然Harry的情敌又要呈几何倍数增长,尽管现在,他已经无意识的树敌众多。

大少爷敢想就敢做,所以他问摘下蜘蛛
面罩的Peter:“你对这个滑稽的头套有什么执念?”

Peter不明所以眨眨眼:“不,只是它能保护你们不受老章鱼和九头蛇的骚扰……你不喜欢它吗Harry?”

Harry皱皱鼻尖。

“但我可以考虑改良一下,”纯真善良的小蜘蛛看出男友为难急急开口,“神盾局有的是好材料。你知道的,并不费什么事——”

“不用了。”Harry的目光始终盯着Peter的脸。很明显,心系纽约人民的好邻居没能明白他的意思,不过这不重要,“这样挺好。纽约真正需要的是面具下的蜘蛛侠,况且——”他拖长了尾音凑近已经有点脸红的小蜘蛛,“这一点也不影响我爱你。”

他满意地看见了柔软的蜜棕发梢下红透的耳尖。

Harry爱着Peter,蜘蛛侠爱着他的蜘蛛面具。

但Harry知道自己稳操胜券。

·
First Time(第一次)[虫绿]
·
Peter第一次把Harry从最初四人组手中救下的时候,心情其实复杂的要命。

彼时的Peter Parker还在隐藏身份,在Harry眼里和蜘蛛侠八竿子打不着。而这位大少爷躺在他怀里双眸紧闭,刚解决完四人组还没来得及换掉蜘蛛服的Peter抚着他俊朗的脸大声喊他的名字。

“这都是我的错!”Peter懊恼又自责的低头,注视着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人。如果不是自己,四人组也不会追踪到中城高中,Harry更不会因此在他眼皮底下受伤。

可他从来没有离Harry那么近过,这多奇妙啊!Harry蓬卷的柔软发梢,Harry身上特有的好闻味道,Harry白皙的脸颊和微颤的金棕睫毛,以及那双温润如玉的翡翠色眸子——

“哦,”Peter隔着面罩揉着被对方揍红的左脸颊想,“他醒了。”

·
·
——To Be Continued——
·

评论(12)

热度(70)